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以自动辅助驾驶起步,蔚来汽车正在通往全自动驾驶之路上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19-08-09 17:08   浏览:3124

李斌是汽车行业的持续创业者,先后创立易车至上市,又作为天使投资人和董事长扶持了摩拜单车的壮大。2014年,他把目光转向造车领域,40岁再次创业,做蔚来。 2019年6月10日,蔚来开始陆续向用户推送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七项新功能。 蔚来创始人、董
 

李斌是汽车行业的持续创业者,先后创立“易车”至上市,又作为天使投资人和董事长扶持了“摩拜单车“的壮大。2014年,他把目光转向造车领域,40岁再次创业,做“蔚来”。

2019年6月10日,蔚来开始陆续向用户推送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七项新功能。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

话题性十足的蔚来,成为目前唯一自主正向研发自动辅助驾驶技术并向用户交付的中国汽车品牌。

自动辅助驾驶,是通往全自动驾驶的必经之路。

NIO Pilot(蔚来自动辅助驾驶系统)能够让汽车在高速和拥堵路段自动调整跟车距离、保持车道;驾驶员打转向灯,汽车可以自动变道。

停车时,驾驶员只要配合速度和档位,汽车可以自动开进车位;出车库时,前侧来车会预警;车上屏幕实时显示限速信息。在此之前,它已经实现了自适应巡航、自动紧急制动、车道偏离预警、后侧来车预警等功能。

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如果可以对2015年的自己说句话,李斌也许会说,“自动驾驶技术不用考虑外包。”

在三年后交车的红线下,对于“三智”中的自动驾驶技术,他们没把握自己能按时做好,于是选择“两条腿走路”。

蔚来ES8

用蔚来电动力工程副总裁黄晨东的话说是“一条洋腿,一条土腿”,一边买德国百年企业博世的全套解决方案,另一边自己开发。黄晨东是自动驾驶早期的负责人,把国内研发的任务交到了也是上汽来的章健勇手上。

蔚来自动驾驶副总裁Jamie Carlson

汽车界,自动驾驶从易到难分为6个等级。L0-2是人来主导,汽车辅助程度逐渐提高;L3-5是汽车主导,人的作用逐渐减弱,到L5就是没有司机的完全自动驾驶

目前全球技术汇聚在L2,也就是蔚来此次发布新功能的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在分工上,中国团队负责场景定义、软件开发、算法开发和集成验证,美国团队负责硬件和底层软件开发。

目前蔚来的设计中心在德国慕尼黑,极限性能研发中心和FE车队总部在英国伦敦自动驾驶团队在硅谷。

蔚来驰骋赛车

蔚来自动驾驶总监章健勇说,“就像盖楼,别人是从20层往上盖,我们是从0层开始,别人七八年时间做完的,我们要三四年赶上”。与硅谷发来闪耀着高科技酷炫感的工作照相比,他的实验室显得质朴很多。

它在上海安亭一个科技园区的僻静角落,最早是一处4S店。自动驾驶实验室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推开玻璃门,门口半挡着一个铁制衣架。

墙面上有N次贴,屋子中央是半成品的汽车模型、各种测试仪器和电线,几位工程师朝墙而坐,盯着眼前的黑色台式电脑。

蔚来自动驾驶总监章健勇

什么是自主正向研发?他们的边界很明确,自己掌握核心技术,换句话说,代码要会自己写,出了问题能自己解决、而不是找供应商

在他手下,最早建立的是算法开发团队,这支队伍要从零开始走到量产,压力巨大。为了第一次集成系统的小样,每天工作到凌晨。此后迭代很快,很多人放弃了家庭时间,有人受伤还在坚持。

王庆锋是2017年加入章健勇团队的,他的工作是测试,兼任体验经理。在蔚来,底盘、大灯、座椅这些不同的零部件都有自己的体验经理。

测试是系统开发中最耗时的部分。在加入的一年多里,王庆锋已经经历了接近50万公里的实际道路测试,系统迭代上百次。

蔚来汽车检测车间

测试团队有三四十个人,为了测试不同路况,他们分布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北上广、成都、昆明、重庆……每个城市一部车、两个人,一住就是几个月。不停地在路上标记问题、回传、调试。

为了同步信息的效率最高,他们还创造性地自己研发了一套数据采集、分析和管理系统。可以把每一次测试和调试的结果传到云端,整个开发团队都能看到、随时检索,“美国同事也看过我们的平台,大为赞赏。”

蔚来汽车旗下产品全家福

在此前发布的功能中,测试部分最难的是“自动紧急制动”。Jamie说花了6个月。它的难度不在于让车子遇到障碍物自动刹车,而是不乱刹车。

比如有的车在高速上遇到易拉罐或井盖,如果自动刹车踩死,就很容易追尾。为了精确,它们测试了十几万公里的实际道路,保证一万公里内都不会发生一次误刹车才把系统放出来。

蔚来自动驾驶技术初见成效

在整个自动驾驶技术的体系中,最核心的是中央控制器。黄晨东说,这也是博世卖得最贵的部分,但是目前蔚来已经能够自己做出控制器,打破了供应商最核心、最赚钱的业务。

中央控制器是自动驾驶的“大脑”。它可以处理传感器数据、管理芯片、支持软件更新、有强大的计算能力。所有硬件“触角”拿回来的信息,都要经过它的加工,再告诉汽车该如何反应。

蔚来ES6

李天舒透露,在内部,这个自己研发的中央控制器有一个秘密代号,“阿西莫夫”,“长得比较丑,但能力很强。”

阿西莫夫是美国的科幻小说家,样貌古怪,两腮的白胡子向外飞扬,他的书被称为“科幻圣经”。

此外,蔚来自主研发的三目摄像头,则是一个“女生”。它的内部代号是“塞尔达(Zelda)”,是游戏《塞尔达传奇》的女主人公。

这个游戏的标志是堆叠在一起的三个三角形,就像“三目”。

所谓“三目”,是指三个功能各异的摄像头,一个负责普通功能,一个探测远距离目标和红绿灯,还有一个探测车身侧面和短距离插队车辆。

Jamie回忆,在选购摄像头时,他们遍寻了市面上的供应商,但不是商品要求达不到,就是时间没法满足,无奈之下决定自己做这个硬件。

他们很有把握地说,目前蔚来的传感器配置是市面上最全、最多的:1个三目摄像头、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和4个环视摄像头。

与业内自动驾驶标杆企业特斯拉和沃尔沃相比,蔚来分别多出2个和4个毫米波雷达。

传感器汽车的“眼睛”,100米以外开来一辆车,摄像头可以知道它是一辆车、雷达可以知道它的距离和速度,加在一起,汽车就有了判断。传感器越多,判断越准确。

如果说中央控制器和硬件的“代号”是一个人的话,软件的“代号”则是一群人。因为软件迭代太多,他们选择了物理学家们来命名,按照姓名字母排序,之前有过达尔文、法拉利等人。

每更新一个软件版本,就换一个名字,现在已经换到G打头了,目前是伽利略(Galileo)。

位于硅谷的蔚来圣何塞团队

蔚来交给用户一份满意的答卷

2018年10月,李斌在蔚来APP里给用户们写了一封信《ES8数字体验提升计划》,详细交代了接下来具体到每个月即将上线的新功能和优化任务。

因为部分功能的延期,还发了红包,给每个提车用户每月送3000积分(折合人民币300元),一直到2019年3月底,相当于为此,蔚来每个月多付出500万成本。

这封信下面的最高赞评论是,“NIO Pilot能再快一些吗?”在这份计划表里,NIO Pilot的主要功能在2019年一季度内放开。

但是这一次,还是延期了三个月,直到6月10日才兑现承诺。此前有用户因为延期甚至激烈地表示,“NIO Pilot就是一个笑话。”

李斌说这其中的难点在于协调。即便NIO Pilot采取的是自主正向研发,仍需要零部件供应商的配合。比如芯片与毫米波雷达的供应商要配合蔚来签很多协议、调试接口、数次验证。

蔚来汽车搭载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

但他们绝大部分是全球各个领域的巨头,有自己的时间表和优先级,蔚来很难获得定制化的优先服务,“很多时候即便你Ready了,也要等大家全部Ready。”

6月10日晚上,章健勇在朋友圈发了一句,“历时三年多,终于交作业了。” 他同时在蔚来APP上发布了两篇介绍NIO Pilot新功能的干货指南,目前已突破10万次阅读,有用户第一时间留言,“这一波更新很硬!”

目前,蔚来已经能够自主研发“三电”(电池电机、电控)和“三智”(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智能座舱),李斌是满意的,“全世界能同时做出这六种东西的汽车公司只有两家,还有一家是特斯拉。”

蔚来自动驾驶硅谷团队

但还远远不够,在他心里,过去的五年是“组队集训”、是“热身赛”,从今年开始才进入真正的“资格赛”。

一辆蔚来ES8正借助转向灯控制变道

6月10日起,蔚来的车主们,陆续在自己的汽车屏幕上看到后台推送,显示有新的软件需要更新。经过这个操作,中美三百多名工程师忙碌了3年的七项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就可以全部远程实现了。

作为目前唯一自主正向研发自动辅助驾驶技术并向用户交付的中国汽车品牌,蔚来汽车以自动辅助驾驶起步,正在通往全自动驾驶之路上。

之前,有外界吐槽说蔚来的功能十几万的车就有,蔚来却做得那么费劲。在李斌看来,这就像苹果手机刚出来的时候,被埋怨电话功能不如几百块的手机

但它背后在发生更深刻的变革,“我们选了更难走的路,虽然开始的时候笨一点、拙一点。”汽车行业的持续创业者李斌,正在带领着蔚来一步步地实现最初的梦想。

转载自:《南方周末》

原文标题:《NIO Pilot背后:自动驾驶的“中国制造”》

图:官方、网络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AiLab云推荐
推荐内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9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