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推荐书籍

6.8亿美金收购而来 Uber自动驾驶货车项目搁浅?
来源:互联网  (转载协议)   发布日期:2017-05-11 09:45   浏览:28596专栏投稿 值班编辑:QQ281688302

一 5月8日,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在匹斯堡展示了第一辆Uber Frieght的车辆。在一篇推文中,他炫耀了Uber朝着连接托运者和货车司机的目标前进的第一步,把共享乘车的模式延展到货运中。 表面上这则新闻看起来展示了Uber的野心,它想要接管并最终实现运输

赞助本站

5月8日,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在匹斯堡展示了第一辆Uber Frieght的车辆。在一篇推文中,他炫耀了Uber朝着连接托运者和货车司机的目标前进的第一步,把共享乘车的模式延展到货运中。

表面上这则新闻看起来展示了Uber的野心,它想要接管并最终实现运输领域的自动化,这不只包括运输人,也将包括货运和物流的自动化。毕竟,没有人会忘记Uber在去年夏天以惊人的6.8亿美元收购而来的、成立未满一年的自动驾驶货车初创公司Otto,目前Otto处在Uber和Google之间错综复杂的法律问题的中心。

但是,对收购Otto之后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查之后,结果显示Uber在自动驾驶货车上的努力事实上已经偃旗息鼓了。在一场上周三的美国地区法院聆讯中,Waymo指控前雇员Anthony Levandowski和Uber使用Otto作为一个掩人耳目的工具,来掩饰Levandowski迅速加入Uber的事实。“Uber和Levandowski制造了一个掩饰手法来掩盖他们实际上做的事情,”Waymo的律师这样向法庭陈述到。“他们捏造了一个用来搪塞公众的收购故事”。换一个说法就是,Uber从一开始就对货车没有兴趣,它的目标更多是在于收购Otto的雇员。

如果Waymo的指控是正确的话,那么这件事中的戏剧成分真的是令人震惊。Otto在去年5月宣告成立,当时它就发布了一条令人兴奋广告片。片中,一辆自动驾驶货车在没有人坐在驾驶舱内的情况下,在内华达州的高速公路上驰骋。“我们要加把劲继续我们的测试了,” 联合创始人Lior Ron当时是这样告诉Backchannel的。

Uber 在短短几个月之后就收购了Otto,直到2016年的秋天,Uber一直在研发它的自动驾驶货车。但是最近大量的证据显示即使Waymo的指控是错误的,Uber对于自动货车技术的投入也是十分有限的,目前它的自动驾驶货车还是没有踪影。 (Kalanick推文中的货车并看不到装备自动驾驶的相关设备)

联邦文件显示Otto的18轮货车的驾驶里程在不断减少。重要的工程师已经被重新分配到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上。雄心勃勃要把试点项目铺满全国的计划都已经被拖延或者取消了。也许最具说服力的事情是,从公开渠道取得的邮件显示在Otto进入大众视线的一个月以前,Levandowski已经把Otto未来设想成一款在城市中运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所以虽然Kalanick吹嘘着他的公司最新的在货车领域的赌注,另外一个并行而且冲突的故事正在Uber在自动货运的野心旁出现。作为Uber收购中的明珠,在世界知道Otto的名字之前,这家公司就已经偏离了机器驾驶货车的方向了。

2016年4月11日,Levandowski, Otto和Uber签署了一份共同防御协定(a joint defense agreement),这是Uber收购这家年轻公司道路上的重要一步。在当时,Otto仅有一小群工程师,在Levandowski位于Palo Alto的家中悄无声息的运营着。两个礼拜之后,内华达州长经济发展办公室的执行理事,Steve Hill,发了一份邮件给内华达州DMV:

“我需要让你知道一个情况,一家公司有兴趣在拉斯维加斯运营全自动驾驶、在固定路线上的载客服务,预计会在年底正式运营...这家公司由Anothy Levandowski领导。这里提到的所有信息都是机密的。”

Bruce Breslow, 内华达州商业和工业部门主管,这样回应道:“这听起来像之前四年Anthony一直想要进行的Google项目。”但是当Otto在几个礼拜之后正式宣布成立,并发布了无人驾驶货车影片和进行了大量媒体采访的时候,它的重点完全放在了自动货车上,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载客”。

在2016年8月,Uber收购了Otto和它的90多名雇员,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任命Levandowski为Uber整个自动驾驶项目的负责人,这既包括了载客车辆,也包括货运和货车。

但是Otto并没有像Ron说的那样继续在内华达州的货车测试。Otto甚至都没有申请测试需要的许可证。相反,这家公司在2016年9月开始在拉斯维加斯郊区的一处自动驾驶车辆鉴定中心进行他们的工作。这处地点的设施可以授权Uber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和Otto的货车在内华达州进行运营。

美国交通运输部的文件显示,在别的地点,Otto的货车直到2016年秋天都继续出现。所有的商业性质车辆都有可能被随机抽中进行路边检测,在2016年10月,Otto的货车四次被抽中进行检测,2016年全年Otto的货车一共被进行了8次检测。在10月,Otto的货车在科罗拉多州警察的陪伴下,完成了第一次收费的投递:一货车的百威啤酒。“我们全身心的投入想要在这个领域走的更深,更多种类的高速公路,更多的天气情况,更多的交通状况和将来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创始人Ron当时告诉The Verge。在2016年11月,一辆Otto货车在俄亥俄州进行了几次测试。

但接着Uber停止了给Otto货车项目的投入。根据公开渠道得到的申请文件显示,Otto在2016年8月曾经接触过德克萨斯州想要在当地部署它的货车,但是根据德克萨斯交通运输部门的战略和创新主管Darran Anderson的说法,Otto并没有跟进这项计划。“电子邮件的往来在Uber收购之后停止了,”Darran说道。“我的假设是Uber的收购破坏了我们的联络,或者他们转变了公司的重心。”

根据Ohio Turnpike的执行董事Randy Cole的说法,Otto也停止了在俄亥俄州的测试尝试。“我们的设施非常出色,完全超出了Otto的期望值,但是我们一直得不到一个测试何时会重新开始的时间表,”Cole这样说道。在科罗拉多州,Otto也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根据LinkedIn信息,所有在内华达州测试设施申请中有提到的工程师们仍旧待在旧金山。发给测试设施的电子邮件被退件了。

接近这家公司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Uber已经很大程度上停止了在自动驾驶货车上的研发投入。虽然公开渠道得到的信息有拼拼凑凑的嫌疑,但是公司重心的变化也可以从Uber向法院提交的关于lidar技术的文件中得到印证。lidar技术正是Waymo诉讼中涉及的一项焦点问题。

例如,James Haslim从2016年5月开始在Otto的工作。“在我加入Otto之后,很快我的团队开始了一项lidar技术相关的,被称为Spider项目,目的是为自动驾驶货车做准备”他在作为诉讼一部分的文档中写道。“Uber在2016年8月收购了Otto,从那时我开始负责Uber的lidar传感器的技术开发工作。”

但是Spider对于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并不合适。它是一个笨重的设备,可能比当时的市场领导者Velodyne生产的lidar产品重6倍以上。“虽然Spider的超大尺寸和重量对于货车来讲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要把完整的Spider固定在一辆载客车辆上,整体的重量会超过Volvo XC90顶棚的最大承重,”Haslim写道。在旧金山,匹斯堡和亚利桑那州,Uber使用XC90来作为自动驾驶测试车辆。

之后,Haslim的团队转而开始开发一款叫做Fuji的轻量型的lidar,这款产品是为了载客车辆专门设计的。“Fuji是一款拥有两个光学腔的lidar传感器,被设置为朝向不同的垂直角度的形式,以此来捕捉会被应用在自动驾驶车辆中的视觉区域。”他这样告诉法庭。Fuji被设计在低速情况下工作,最高工作时速为35英里每小时。这样的速度限制对于市区出租车服务来讲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对于货车在高速公路上的远距离行驶来说,完全是没有用的。Uber最近的一份文件显示它没有计划重新开始之前被废弃的Spider项目。

在另外的法庭文件中,Uber把Otto描述成“一个Anthony Levandowski联合创建的公司,它本来的重心是在自动驾驶货车的开发上。”Uber并没有说Otto目前的重心是什么。在今年4月初,Uber决定抹去所有有关Otto的字样,在网站上宣布:“我们已经取消了Otto这个名称,并且把所有自动驾驶相关的努力都集中在Uber TAG。”

最具说明意义的迹象其实是更直观的。Otto的货车目前的驾驶里程比2016年10月的最高驾驶里程来说下滑很多,甚至比公司还不知名的2016年5月的驾驶里程还要少。文件显示,Otto在2017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都没有过一次DOT路边检测,这侧面说明Otto货车的驾驶活动已经非常少了。

对于Uber这样一个在多个方向受到挑战的公司来讲,自动驾驶货车也许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不值得投入方向。在2017年1月,Uber因为Kalanick与特朗普总统的关系而在一个周末失去了20万顾客。2月Uber迎来了性骚扰的指控和一段Kalanick痛斥一个司机的视频。3月Uber又遇到了高管辞职,被曝光使用Greyball软件逃避、欺骗监管机构的丑闻。美国司法部已经介入了后者的调查。

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前景看起来也很危险。2016年12月,在旧金山进行的一项简短实验中,Uber的自动驾驶Volvos汽车被看到闯了红灯。在法庭文件中,Uber承认还未完全成功地部署过它自己的lidar传感器,Uber也害怕自己会在这项“可能是有史以来最赚钱的行业”中被边缘化。竞争对手GM和Waymo已经部署了超过100辆自动驾驶出租车。对于Uber来说,目前在自动驾驶货车上花费时间和精力是愚蠢的。

“如果Otto仍然在开发自动驾驶货车,Travis绝对比我想象的还要傻,”Starsky Robotics的CEO和创始人Stefan Seltz-Axmacher这样说道。Starsky Robotics是一家已经在佛罗里达州进行收费货运经营的自动驾驶货车公司。“如果Uber在自动驾驶出租车的竞争中失败,Uber作为一个公司也不会存在下去了。”

Uber有一切的理由把它的科技力量集中在个人出行这个核心业务上。好像开发自动驾驶车辆还不够挑战一样,Uber最近又举行了为期三天的Uber Elevate大会,大会的主题是“按需城市飞行服务”,其他业内人士称之为飞行出租车。Uber宣布与城市,物业业主和各种公司达成合作关系,来建造并支持电力驱动的,能够垂直起降的飞行器。

“按需飞行服务具备给城市出行带来巨大改善的潜力,把人们浪费在每天往返上的时间还给大家,”Uber的首席产品官Jeff Holden这样说道。“我们相信这项服务的收费大致会与UberX差不多”

Uber在飞行领域的新热情并不意味着Otto的自动驾驶货车梦走到了尽头。一位Uber的发言人告诉Backchannel:“我们有两款产品和两个产品专属的团队,两个团队在载客汽车和货车上互相合作,并且接受统一的领导。我们的货车团队在改进技术上努力工作,我们期待可以尽快向大家展示我们的进展。”

Uber表示会在2020年向公众展示它的第一款飞行出租车服务。但是Uber的自动驾驶货车何时会开始商业运营仍然给没有时间表。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网友评论
好车贷
推荐内容
展开